重逢

Mary2016 2016-10-27 1532 0收藏 评论(4)

缝纫机,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大部分家庭必备的工具之一,用于家庭缝缝补补自制衣服等。缝纫机对于我来说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。

01.jpg

记得小时候家里只有爸爸一人在外工作来养活全家,妈妈因为照看我们姊妹四人而不能外出工作,但随着孩子的长大,家庭支出的增长,妈妈便在家里给别人加工童装,这样就既可以照看孩子,还能挣些钱补贴家用。我也清晰的记得家里的炕上天天堆着一些颜色鲜艳的小孩衣服。

02.jpg

上小学五年级时,我就能帮助妈妈钉扣子了,一件衣服前面四五粒扣子,如果是马蹄袖,袖口各有两粒扣子,也就是一件衣服多至八九粒扣子。妈也为了鼓励我们帮她干,钉一件衣服的扣子可以挣得一分钱,学钉扣子也是熟能生巧,我很快就做到一天晚上钉二十件衣服的扣子,这样我就挣得两毛钱,要知道那时一毛钱买七个龙虾糖,两毛钱就可以买到十五个龙虾糖啊,我甚至发动邻家的好伙伴来和我一起钉,然后请她吃龙虾糖,从此我乐此不疲。

03.jpg

妈是个心灵手巧的人,小学毕业,没有人教过她怎么做衣服,她只要一看原样立马就能做成一模一样的。所以穿着妈妈做的衣服,看着小伙伴们羡慕的样子,我就很是得意。她还会自己设计衣服款式,画图纸及各种图案(作点缀衣服绣花用的)。妈在缝纫机上绣花水平相当高,除了做衣服点缀要绣花,还承接枕头、门帘、沙发巾等物品的绣花工艺。我就在家庭环境的耳濡目染中不知什么时候也学会了绣花。

04.jpg

到了八十年代末,我在读高中,妈办了一家规模不大的童装厂,有四五个工人,我经常会去帮忙做衣服。这时的我已经能把一套剪好的衣服,按照要求做成成品,一天做十套衣服小菜一碟。此时我来帮忙不是妈妈要求的,她甚至不想让我做,要我把时间用在学习上,可是我还是主动的去做。因为喜欢做,每每看到做好的衣服,绣好的作品,心里就特别美,有种成就感。九十年代初期,童装厂不做了。妈开起了裁缝铺,就是来料加工。我也参加工作并结婚生子,但依然喜欢徜徉于那一针一线之间......

05.jpg

也许是小时候受家庭环境的熏陶多了吧,我对布艺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有了自己的小家,妈便给了我一台缝纫机,有了它,家里所有的布艺我都能自己做了。一个窗帘从选布料、量尺寸、定样式能在脑子里构思几天,甚至几十天;一套沙发套长宽高尺寸,计算布料,一块块的裁开,再一块块的缝制起来,不理想再拆开再做,只要坐在缝纫机前,我就特有感觉,不知疲惫,经常为做一件心仪的物品而做到深夜,尤到夜深人静,我却兴致盎然……

06.jpg

缝纫机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,它不仅承担着大人小孩衣服缝缝补补、修修改改,更是完成了我对布艺情有独钟的使命。

07.jpg

十年前,家搬到了市里,考虑到挤不出放缝纫机的地方,我犹豫再三,还是忍痛割爱,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它。刚开始特别不适应,每每去妈那,我都抱一堆要做的物品,坐在缝纫机前,一边和妈聊天一边做我的私活,妈就欣慰的看着我做,娘俩就不停的聊啊聊......   这样的日子转眼十年过去了,从刚开始的离开它不适应,到现在也适应了。中间老公曾给我买过一台便携式缝纫机,但不好用,找不到坐在缝纫机前的感觉,便搁置一边了。有时突然有想买一台缝纫机的冲动,但转眼就又被琐事冲淡了。

08.jpg

最近,想做几件衣服,不由想起了以前的缝纫机。有些东西它在的时候你也没觉得它有多大用,可是没有它了,又想起了它的万般好处。

09.jpg

我想我是该买台缝纫机了。于是我迫不及待的网上查询,电动家用缝纫机,不占空间,放在桌上就可以。惊异于互联网的强大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互联网做不到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我与缝纫机,犹如久别重逢的故人。

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