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玛仕:以手工成功

腾讯网 2012-03-15 6717 0收藏 评论(0)

HERMES创始人蒂埃利-爱玛仕

    时尚界不知是真是假的一个故事,但HERMES一定会希望它是真的:某位喜欢奢侈生活的富翁千金散去不复来,沦落到破产出门的境地,他住进了下层佣人们才会选择的公寓时,随身仍然带着一只精美高贵的皮箱。有人看他实在难以维持日常开支,便劝他把那箱子卖了,“至少够你宽裕地过上半年。”

    “不,”老先生固执地说,“留它在身边,至少我还觉得自己是个有钱人。”

    何故?就因为这是一只 HERMES的皮箱。

    HERMES之所以拥有如此至死迷信的信徒,全因为它的产品绝大多数是手工制品。置身于自动化机械化批量的生活,何物能说明身份?它应该是数量很少的东西。要做到数量很少也容易,但既少又昂贵的,就只有手工奢侈品了。审美情趣在逐渐上升的现代人统统成为拜物教教徒,那手工打造之物轻轻在批量时代闪过,视觉的愉悦与一丝傲慢刹那间生起,人生的意义,就这样在一针一线或那个马车图案的LOGO上卑微显现了出来。

带有中国鲤鱼图案的爱玛仕丝巾

    所以在通往物质天堂的路上,那么多的红男绿女向往手工。手工,已成为我们关于身份感的迷信。

    爱玛仕就成功地“迷信”了我们,在潮流的风生水起间笑傲江湖。

    1837年,蒂埃利·爱玛仕在巴黎创立了以自己姓氏为名的马具品牌。此地,马具当然是手工艺品,此时,大批量的工艺生产仍然只是一个期待。手工在十九世纪与“奢侈”无关。但进入二十世纪之后,大工业的批量生产席卷了我们一切生活之时,手工的傲慢与意义,一点点地水落石出:它成了奢侈的必经之途。

    至今品牌旗下有14个系列产品的 HERMES,仍然坚持它的“手工迷信”,并努力扩大这种“迷信”的影响力。因为理性不足以让我们安心,而迷信,对手工的迷信才会让我们在茫茫人海中多少抓住一点区别感。

    90厘米小小一方丝巾,可以看出 HERMES的手工精神。丝巾使用的材料不是一片片平平滑滑的丝绸,而是有细直纹的丝布:用丝线梳好上轴再编织而成,不易起褶皱。编织过程中有时会加上暗花图案。在印制时,每种颜色用一个特制的钢架,运用丝网印刷原理把颜色均匀逐一扫在丝贴上。每一方丝巾需扫上12—36种颜色,本来电脑的回车敲一敲就可以OK,但 HERMES偏偏要人工印制,卷边也不用缝纫机,手工缝制是必须的。在 HERMES,每一年有两个丝巾系列问世,每个系列则有12个不同的设计款式,6款是新品,6款基于原有设计而作的重新搭配。而每一条丝巾通过一只又一只的手,需费时18个月才得以诞生。何须如此费时?当然全部以手工制成之故,“时间就是金钱”在此得到完美的体现,也许,还有态度。态度加时间,就是手工的内涵了。

12下一页
0